<address id="9vdll"></address>

    <address id="9vdll"><form id="9vdll"><listing id="9vdll"></listing></form></address>
    <noframes id="9vdll">
    <listing id="9vdll"><listing id="9vdll"><menuitem id="9vdll"></menuitem></listing></listing>

    <strike id="9vdll"><p id="9vdll"></p></strike>

    <noframes id="9vdll">

    <address id="9vdll"></address>
    <form id="9vdll"></form>
    【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以法律的智慧服務人,以法律的知識幫助人 北京刑事律師 | 刑事辯護律師 | 北京著名刑事辯護律師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法律咨詢:

    17310712827

    您現在的位置是:北京刑事辯護律師 > 經典案例 >

    搶劫罪案例評析

    來源:北京刑事律師網作者:北京刑事律師網時間:2018-01-22

    【案情介紹】

    1991年8月18日晚,被告人胡某伙同張某、周某、劉某(均在逃)商量去搞點錢用。當晚,四人分乘兩輛摩托車竄至本市渝水區某村,敲開被害人晏某、晏小某兄弟倆的房門,被告人胡某和周某、劉某三人蒙面、持刀進入室內,問晏某、晏小某要錢,當他們兄弟倆說沒有錢時,便在 房內進行搜尋,后搜得現金3710元,1990年國庫券60元,照相機一部,手表二塊,臂力器一根。臨走時,還將晏某、晏小某用繩子捆綁起來嘴里塞上毛 巾,然后逃離現場。2002年11月27日被告人胡某被抓獲。

    【案情分析】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對被告人胡某的行為構成搶劫罪以及應當根據從舊兼從輕的原則決定新舊刑法的適用,意見一致。但就本案如何根據從舊兼從輕的原則決定新舊刑法的適用,認識不一。焦點在于一般情節的搶劫行為所應適用的法定刑,現行刑法與1979年刑法比較是重還是輕。

    第一種觀點認為,二者相比較,應以法定刑為標準。現行刑法與1979年刑法比較,一般性質搶劫罪,法定主刑一致,但現行刑法增加了并處罰金的附加刑。在主刑輕重相同的情況下,有附加刑的為重,無附加刑的為輕。根據從舊兼從輕的原則,應當適用1979年刑法。

    第二種觀點認為,比較處刑的輕重,不僅應以法定刑為標準,還應比較新舊刑法對同一罪行所規定的標準及要件。一般性質的搶劫罪,新舊刑法雖然沒有規定搶劫數額,但實際搶劫數額一直是衡量搶劫行為情節輕重的重要依據。現行刑法實施后,司法解釋對認定搶劫數額巨大的數額標準,作了大幅度提高。本案被告人胡某等人劫得3710元,按原標準已達數額巨大的起點,在正常情況下,應判處有期 徒刑十年以上;而按新標準,只能判處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因此,從表面上看,現行刑法增加了罰金附加刑,處刑似乎重于1979年刑法,但從實際量刑結果看,按現行刑法及現行司法解釋規定的數額標準判處的主刑,明顯低于適用1979年刑法及1997年9月30日前司法解釋規定的數額標準判處的主刑。主刑重于附加刑,附加刑是從屬于主刑的,所以,應當適用現行刑法。

    第三種觀點認為,此類情況可以區別適用,即主刑有溯及力,附加刑沒有溯及力。故審理1997年9月30日前發生的一般性質搶劫案件,適用現行刑法和司法解釋,但不并處罰金。

    第四種觀點認為,審理1997年9月30日前發生的一般性質搶劫案件,應當適用1979年刑法,并按現行司法解釋規定的數額標準處刑。

    筆者同意第四種觀點,主要理由如下:

    一、按第一種觀點適用1979年刑法和1997年9月30日前司法解釋處刑,雖然沒有并處罰金,但所判主刑過重;按第二種觀點適用現行刑法和司 法解釋處刑,所判主刑較輕,但增加了并處罰金附加刑;這兩種結果都與從舊兼從輕的原則相悖。按第三種觀點適用現行刑法和司法解釋,判處主刑,不并處罰金, 雖然體現了從舊兼從輕的原則,但沒有并處罰金明顯與法不符。

    二、1979年刑法規定的一般性質搶劫罪的主刑與現行刑法相同,亦無附加刑,其法定刑較輕。根據從舊兼從輕的原則,應當適用舊法,即1979年刑法。

    三、作為搶劫罪嚴重情節之一的搶劫數額巨大起點標準,是司法解釋或者各省、市、自治區根據司法解釋結合本區域實際情況確定的,而不是刑法規定 的。這種數額標準并非因刑法的修訂而變化,數額標準的提高或降低,主要取決于社會治安狀況和經濟發展水平。司法機關根據對某類犯罪打擊力度的需要,兼顧經 濟發展狀況和懲罰面的大小等實際情況,可以對影響某類犯罪構成要件及情節輕重的數額標準進行相應的調整,各省、市、自治區亦可以根據本地區經濟發展狀況并 考慮社會治安狀況,在司法解釋規定的數額幅度內,確定本地區執行的數額標準。也就是說,刑法即使至今不修訂,影響搶劫罪量刑的數額標準也可能調整;隨著我 國國民經濟的發展和治安狀況的變化,對現行數額標準,將來仍然會作必要的修訂。

    四、根據司法解釋的性質、作用和效力,人民法院審理各類案件,除按照審判監督程序重新審判的案件以外,應當適用現行的、最新的司法解釋。因此,審理1997年9月30日前發生的一般性質的搶劫案件,應當適用1979年刑法,只判處主刑,且按調整后的現行司法解釋規定的數額標準予以科刑。

    【案情結果】

    法院審理此案后認為,被告人胡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伙同他人采取暴力手段,搶劫作案一次,劫得現金3710元及國庫券等,其行為構成搶劫罪。但本案的行為是發生在1991年,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的有關規定進行處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第一款和1979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五十條第一款、第二十二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被告人胡某犯搶劫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

    上一篇:敲詐勒索構成要件之界定分析
    下一篇:故意傷害案案例分析
      盜竊電能刑事案件案例分析   盜竊與搶奪案例分析   故意殺人案的案例評析   故意傷害案案例分析   搶劫罪案例評析   敲詐勒索構成要件之界定分析   貪污罪案例分析   尋釁滋事罪案情分析
    彩9